威宁热线

威宁团菜到家

山那边的酒坊

[复制链接]
威宁热线 发表于 2021-5-17 09:24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酒坊就在山那边,仿佛山这边都能闻见香。  出了村子,翻过潘家梁,下了高粱嘴,潘沟就到了。还正在下高粱嘴呢,顺着阵阵清风,就能闻见潘沟那酒坊的酒香。潘沟的酒坊是什么时候就有的?这个事儿,好多人都没说清楚过。就是现在潘沟酒坊的老板潘少海,他也说得没头没脑的,理不出个具体时间。潘老板只记得爷爷在的时候,酒坊的墙头就老得洋灰都黑得脱皮了。那酒坊的墙头,全是用条子石砌成的,长有二三米,宽和厚都足有半米,至少要四个大汉子才能抬起。五层石墙头,上面就是立材穿斗式建筑了。梁呀领呀坊的,全是木材料子。那些壁头全部用的是楠竹片。竹片扎实牢固,用油浸过的,再加上酒香常年熏着,没遭虫害,不朽不腐。竹片两面再抹上厚厚的一层草泥和洋灰,那就更是硬实。
  从酒坊的建筑和酒窖的漕泥来看,那酒坊,少说也有一两百年的历史。酒坊不大,就左右一排五六间房屋,全是一层坡屋顶结构,上面盖着小青瓦,又密又厚,风雨不漏。那窖池更显时间的酒香。漕泥乌黑油亮,捏一把细柔嫩滑,沾一丁点在手上放在鼻尖闻闻,香,真香。那漕泥最初的起始脚料,据说是潘家祖上从五十里外的五渡溪那块大田边壁角上背回来的,来来回回跑了五六趟,才做好了潘家窖池。窖池是酿酒的基础和关键一环,那些酶呀菌呀微生物的,要发酵发挥作用,没有一个好环境好条件是不行的。
  潘沟就适合开酒坊酿酒。从潘家梁上望下去,潘沟那地方,四周青山绿竹围着,村口一条小溪顺山顺林绕着而过。就在村口小溪边,一口老井,水清见底。那老井的水好呀,味道回甜,冬热夏凉。大冬天的,能看见井面冒着热气。夏天再热,没有人敢把水井里的水直接往身上浇的,真要那样,准感冒。老水井就大指拇那么大的一股泉水,天旱时那么大,雨水洪水天还是那么大,常年不浑不浊。传说,那老井曾经出的是苦水。有一年,一个游方道人走走停停看看,来到潘沟,给主人家讨碗水喝。主人家是实在人,不敢给道人送上苦井水,只好把头天接的仅余下的半碗雨水送给道人喝了。道人看着主人家心诚,定要办点实事儿。道人走到井边,从井里舀起半碗水捧在手上,然后嘴里念念有词,如此来回反复三次。最后半碗水倒到井里时,那水井彻底变了模样,水清了,不苦了,味道甜了。真是一碗水换来一眼清泉,点滴之恩涌泉相报,多好呀。
  井水是传说,可潘沟那井水酿的酒就不是传说了,真是好酒。那酒坊,就一口蒸锅蒸甑,酒是不愁销的。那酒,香浓,纯正,不涩不苦,进口不辣不烈,就是喝醉了,第二天起来也不口干嘴澡,不头痛,不误事。当然,也有误事的。隔壁刘三爷,那是酒精中毒了,每天中午十一点左右,那手就发抖,像扯鸡爪疯一样。半碗酒下肚,刘三爷的手就不抖了,就能拿稳当东西就能下力气干活儿。有一天,刘三爷赶白合场的乡场回来,路过潘沟,口正渴呢,把酒当水喝。半道上,酒劲儿发着,一跟斗从高粱嘴那田坎上栽下去,倒栽到田中央,自己头脸鼻子都是泥,半天没爬起来,肩上的一挑两个猪崽,全淹死了。从此,刘三爷的酒瘾也戒掉了,手也不扯鸡爪疯了。酒好,也不能贪杯呢。
  潘沟那酒全是用本地小高粱酿的,不沾什么添加剂化学药物。潘家梁高粱嘴一带,就适合高粱生长。那土壤土质,全是黑油沙地,保水保肥。高粱种下去,用不着施三道肥,就一把农家肥一道粪清水,高粱就疯了似的长着。那高粱,粒子饱满,黄金干色的,是酿酒的好材料。开春时节,哪家哪户不种上几亩地的高粱,最多的有二三十亩呢。除了挑着高粱去潘沟换酒,那就是直接卖给潘沟酒坊里换现金。能数着白花花的票子,哪个心里不舒坦,像喝了二两高粱酒一样,爽性。高粱成熟的季节,家家户户,房前屋后,大堆小箩的,都是堆着的高粱。从村子口去潘沟的路上,背的背,挑的挑,扛的扛,像蚂蚁搬家一样,都是往潘沟送高粱的。卖了高粱,再在酒坊里打一碗刚出锅的酒喝着,那劲头,来劲儿得很。
  潘沟的酒坊,一直保持着手工老法酿酒的习惯。不扩展,不宣传,不造势,酒好不怕巷子深嘛。高粱,一直收山里人自己种的,不从外面拉货。山里人产的高粱,有多少收多少。再说,那老井里的水就那么一股,你扩展了,水从何来?门前小溪的水到是多着呢,那水,要是酿了酒,味道就大变样了。酒不能参假,这是潘沟酒坊的祖训。酒都参假了,谁喝呀。酒是好多人一生中最大的宝贝和乐趣。酒是好东西呀,能消愁,能聚友,能化解邻里矛盾。一碗酒下去,什么事儿都了了。潘沟酒坊的酒,好多时候还用不着挑去白合场卖,就在酒坊里就卖完了。你十斤我二十斤他一大坛,抢着买。听说生活紧张的年月,有酒票还不一定能买着,要嘛凭关系,要嘛就排着队等。真是好酒呀。
  好多人对潘沟那酒坊的记忆是深刻的,我就是其中一个。当然,这倒不是自己好那一口。离着酒坊不远处,一抬眼,走不上五分钟的石板路,就是白合场那学校了。在那所学校里,我读完了小学读中学,那里装满了我童年和少年的时光。中午放学,回不了家,家太远,那就去酒坊里看热闹吧。酒坊就是热闹。挑高粱的,晒料的,挑水的,烧锅蒸甑的,几个房间里,人来人往,热气腾腾。正赶上吃中午饭呢。酿酒的大师傅说,小同学,进来喝两杯,刚出锅的酒,好喝着呢。一听说喝酒,吓得自己直摇头后退几大步。潘家主人出来打招呼,你们让学生娃儿喝酒,别乱扯。同学,进来进来,饭菜随便吃。我还真在那酒坊里混了不少伙食。潘家主人说,同学,等你放假,来这里帮忙,你要多少工资我都给你开。他还是个娃呢,不能用童工。一屋子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。
  我在那个酒坊里,还真挣了第一笔进城上学的学费,也第一次尝到了酒醉的滋味。
  一个乡间酒坊,就在山的那边,却时时在自己心里浮现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